当前位置:南充市工业设备运营部旅游九寨沟会重建吗 九寨沟会恢复吗
九寨沟会重建吗 九寨沟会恢复吗
2023-01-24

九寨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这里被称为人间天堂,但是前段时间的大地震,导致了整个九寨沟风景区遭受到了空前的大破坏,诸多景点彻底消失,那么日后九寨沟会重建或者恢复吗?

毁灭与创造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

一场突如其来的7级地震

袭击了中国最为火爆的旅游景区

九寨沟

原本色彩斑斓的多个高山湖泊坝体坍塌

湖水瞬间下泄、几乎干涸

(下图为湖水排尽、已经见底的火花海)

昔日宽近300米、有着珠帘水瀑的

诺日朗瀑布

荒败狼藉有如乡野土坡

从仙界跌落凡尘

九寨沟仅仅用了一天时间

变化之快、令人唏嘘

人们或为已经饱览九寨风光而庆幸

或为尚未去过而遗憾

似乎九寨沟的破败已成定局

美景真的就此消失了吗?

当然不是!

如果我们了解九寨沟的形成历史

就会明白一处风景想要“修炼”到九寨沟的级别

它所要经历的“磨难”将超乎想象

对于大自然而言

这点损伤实在微不足道

更何况

一切磨难皆是修炼

一切毁灭皆是创造

九寨沟位于青藏高原最东缘

地处向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

(图中红色水滴为九寨沟位置,地图源自@Google,星球研究所标注)

4亿年前

这里还是一片浅海

海水清澈温暖、阳光直射海底

大量古生物在此繁衍生息

(古生代海洋生物艺术复原图)

日复一日的光合作用

一代又一代生物死去之后残留的骨骼

使得一种毫不起眼的物质

开始在此经年累月地聚积

这种物质便是

钙以碳酸盐岩的形式沉积在海底

亿万年后其总厚度居然高达

4000米

相当于在九寨沟的地表之上

覆盖了50个黄土高原的厚度

在久远的未来

它将是形成九寨沟美景最重要的物质基础

(黄土高原的平均黄土厚度为50-80米;下图为碳酸盐岩之一的海藻石灰岩样本)

6500万年前

印度板块与亚欧板块开始碰撞

青藏高原剧烈隆起

到了距今

330万年前

青藏高原的东缘已经隆升到海拔3000米

一块覆盖着厚厚的碳酸盐岩层

有着平缓山体的高原山地

诞生了

这便是九寨沟的雏形

(从成都飞往九寨沟九黄机场途中拍摄九寨沟周边区域,山峰为岷山山脉)

与此同时

毁灭与创造之神开始降临

九寨沟的未来注定天翻地覆

首先登场的毁灭者与创造者是

冰川

260万年前

冰期来临,全球气温骤降

作为高原山地的九寨沟

发育出了大规模的山岳冰川

冰川对山峰产生强烈剥蚀

平缓的外壳被冰川“破坏”

一座座山峰开始变得陡峭

(冰川剥蚀山峰形成角峰的示意图,原图刊载于1958年《The Physical Geography of Glaciers and Glaciation》,星球研究所修订并增加中文标注)

其中最重要的山峰有三座

分别是扎依扎嘎山、达戈山、沃洛色嫫山

扎依扎嘎山海拔4400米

山峰尖削峥嵘、直刺苍穹

(九寨沟区域的山峰都在雪线之下,为季节性雪山;当地人认为该山为万山之祖,下方湖泊为褡连海,由多个带状小湖组成)

沃洛色嫫山海拔4114米

身姿巍峨,时常雾气缭绕

(亦有海拔数据标为4136米;下图拍摄于树正寨)

达戈山海拔4106米

由裸露的石灰岩构成,山势挺拔雄健

(亦有海拔数据标为4200米;当地传说达戈为男神山,沃洛色嫫为女神山,是一对历经磨难的恋人;下图拍摄于珍珠滩)

初步完成对山峰的剥蚀之后

气温上升,冰川消融

一场更大的“破坏”正在蕴酿

距今

70万年前

第二次冰期卷土重来

冰川规模更大、切割更加猛烈

平坦的高原大地

被划出一道道高深宽阔的U型谷

(时间约在70万年前-16万年前;冰川形成U型谷的动态示意图,注意动画最后,冰川退却后在地表留下了冰斗湖、冰碛湖;)

今天九寨沟景区内的重要沟谷

多数都在此时被冰川创造出来

(九寨沟地形图;则查洼沟、日则沟、树正沟构成了九寨沟的Y字形沟谷分布,主要景点皆在这三条沟内分布;地图源自Google,由北向南视角,星球研究所标注)

典型的如则查洼沟

它长近32公里

是九寨沟景区内最长的一条沟

两岸岩壁陡立,坡度高达60-90°之间

最窄处仅20-30米

从空中俯瞰颇有君临长江三峡之势

(图中湖泊为则查洼沟尽头的长海,照片由空军运-9飞机拍摄,由南向北视角;因为冰川消退后降水持续切割,现在九寨沟的谷型更多由U型变为V型)

23万年前

冰川退却

原来覆盖着冰川的山体

出现了多个冰斗湖

例如扎依扎嘎山附近的黑湖

因为湖水较深

在周围白雪的映衬下显得通体漆黑

(形成时间约在距今23.5万年-19万年前;冰斗是一种三面环山的凹地,由于随季节和昼夜温度的变化,积雪融化和冻结反复进行,融水渗入岩石裂缝,冻结后膨胀,使岩石崩解碎裂,碎屑被融水带走形成一个凹地)

在海拔更低的沟谷中

则形成了多个冰碛湖

最著名的当属九寨沟内最大的湖泊

长海

丰水期容积达4600万立方米

相当于3个西湖

(长海形成时间约在距今23.5万年-19万年前)

如此大的一个湖泊在形成的同时

也侵夺了下游古湖泊的水量

造成下游古湖泊干涸消失

可谓有生必有死

(长海冬季冰封的湖面)

被冰川侵蚀过的大地变得异常脆弱

一群比冰川更加“闹腾”的毁灭与创造者开始频繁发威

它们是由地震、重力作用所造成的

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等

21万年前

诺日朗南北山体大量崩落

崩滑物质急剧叠加

谷底水流之处逐渐堆积形成了

一个微凸弧形的直立崖面

九寨沟内最宽的瀑布

诺日朗瀑布诞生了

(形成时间约在距今21.3万年-18.9万年前;8月8日地震时该瀑布崩塌严重)

尤其秋季来临

诺日朗瀑布被周围植物衬托得多姿多彩

完全无法想像这样一处美景

曾是因山体崩落而诞生

又因地震而被毁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

诺日朗瀑布下游的树正瀑布

也同样是由崩塌、滑坡形成

(时间约在距今21.3万年-18.9万年前,树正瀑布,拍摄点就是瀑布旁栈)

迭经冰川、崩塌、滑坡“毁灭”的九寨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6万年前

第三次冰期来临

洪荒之力层层加码

不但大小沟谷继续加深、加宽

还在许多地方形成大量堆积物堵塞河道

堵塞之处又积水成湖

形成堰塞湖

(堰塞湖形成动态示意图)

号称九寨沟最美湖泊的五花海

便在此时因泥石流堵塞河道而形成

至今两岸均可见泥石流扇伸入湖中

(形成时间约在距今16万年-3万年,下图为航拍五花海)

五花海上游的箭竹海

亦由同样原因造成

(形成时间未知,湖尾为淤塞处)

早期冰川形成的湖泊

也逃脱不了被崩落的石块“堵塞”、“破坏”的命运

然而命运总是这样奇特

“破坏”之后的湖泊反而变得比之前更大、更美丽

例如熊猫海

湖水面积达到之前的数倍

湛蓝的颜色就连蓝宝石都无法比拟

(熊猫海的形成原因还包括生物钙华堆积堰塞物,形成时间约在距今23.5万年-19万年前;下图为航拍熊猫海)

从下面这张图中可以清楚看到

熊猫海两岸群山夹峙

如若发生山体崩塌

非常容易形成新的堰塞物而改变海子的现状

与冰川、崩塌、滑坡、泥石流相比

另一个毁灭与创造者则是润物细无声的

它便是

大量的降水使得九寨沟地下的碳酸盐岩地层被破坏

形成了一个极为强大的地下水系统

几乎随处可见被水切出的裂缝或洞口

(九寨沟地下暗河出口之一)

水顺着溶岩缝隙流入或流出

流出地表的部分

化身为美丽的溪流、河流

沿着沟谷将一个个湖泊串联起来

(九寨沟内的孔雀河河道)

水流不但为湖泊补充水源

还带来了上文中提到的重要物质

水将碳酸盐岩中的钙质溶解

在沿途不断沉积

所形成的沉积物被称为钙华

钙华粘附于岩石、湖底

甚至附着于跌落水中的树木

(五花海,水底树木上为钙华;另外有一个真相:一般家庭烧水壶底的水垢与钙华为同一种物质,美与丑的差别在于它所处的位置;)

1万年前

钙华沉积逐步进入稳定期

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九寨沟钙华

绝大部分都形成于这一时期

小小的钙华积少成多

开始显现极强的破坏力

它们累积成堤坝

将“好端端”一条河流切割得“支离破碎”

(树正群海航拍,中间的条状堤坝多由钙华沉积形成)

却也创造出了新的风景

最为典型的是树正群海

钙华累积的堤坝在沟谷中形成了大大小小23个海子

紧密相间、连绵600余米

秋季层林尽染

究竟是水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植物

还是陆地上布满了碧玉水体

已然无法分辨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摄影师在护林员的向导下,从一户藏民家后院穿插而上,终于找一个极佳的高位,拍下了树正群海的全景;树正群海的形成原因还包括堰塞物堆积、生物加速钙华沉积等)

钙华的沉淀还可以形成瀑布

例如箭竹海瀑布

不断累积的钙华逐渐将河道抬升

从而形成瀑布台基

水流倾泄而下、美仑美奂

(箭竹海瀑布)

落差更大的珍珠滩瀑布也是如此

(珍珠滩瀑布)

就连诺日朗瀑布

也是因为钙华才得以变得更加壮观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航拍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将瀑布与上方的湖泊一起收入视野;诺日朗上游的诺日朗群海是钙华物质的重要来源,摄影师@魏炜)

钙华的色彩还在更大程度上丰富了九寨沟的景观

根据生长在表面的微生物群落的不同

钙华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包括淡黄色、黄褐色、灰白色、浅灰色、灰黄色等等

这些颜色不一的钙华沉积湖底

再加上周围植物的缤纷色彩

古老的五花海

从此幻化为一个极为绚烂的世界

五花海

湖底的钙华、藻类、水草、枯木

对光的不同反射与吸收

加上蓝天、白云、绿草、彩林

“五花”显然已无法形容它的多彩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

冰川、崩塌、滑坡、泥石流、流水、钙华

这些毁灭者与创造者

就这样合力完成了一件惊世艺术品的创作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49年前

人类带着现代伐木工具进入九寨沟

从1968年到1979年的12年间

每年以超过10万立方米的速度进行采伐

森林整片整片地消失

水土流失、泥石流灾害加剧

沟内海子有三分之一发生干旱

直到1978年九寨沟建立自然保护区

1992年列入世界遗产

九寨沟大规模的人类破坏才逐渐消除

今天

浩浩汤汤4亿年的成长

一边毁灭、一边创造

已经没有力量可以阻挡九寨沟的日新月异

一场地震自然无法“毁灭”九寨沟的美

未来的九寨沟

一定会有旧的景观消失

也一定也会有新的景观诞生

无论如何

它都将纯净似海

卧牛海

都将如梦如幻

(树正花海,拍摄地点为树正村山上)

都将万紫千红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犀牛海)

而我们也许并没有机会尽览它的风姿

因为它的自然修复短则数年

长则历经数代人、数百代人的一生

虽然在地质史上

这仍是短短的一瞬

正所谓

(语出自苏轼《前赤壁赋》)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